<dd id="ederf"><track id="ederf"></track></dd>
  1. <legend id="ederf"></legend>
  2. 分享
    中新經緯>>汽車>>正文

    “換代風波”再起,老車主組團“激斗”理想汽車

    2021-06-14 08:36:21 國際金融報

      “換代風波”再起,老車主組團“激斗”理想汽車(調查)

      ◎ 記者 肖逸思

      在部分車主眼里,理想汽車的行為已經涉嫌銷售欺詐,而更讓他們憤怒的是遲遲沒有得到任何說法。這一信任危機,理想汽車該如何才能化解?

      “從5月25日發新車到現在已經快三周,我依舊沒有收到理想汽車的任何說法!6月11日,來自上海的理想汽車車主鄭先生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談起購買老款理想ONE的經歷依舊顯得非常憤怒。

      據了解,鄭先生是在今年4月底買的理想ONE,購車前他已再三向銷售確認年內不會有改款車或新車發布。但在其新車上好牌照10天后,理想汽車就發布了改款的理想ONE,價格與舊款僅相差一萬元,但車輛配置卻相去甚遠。

      就在上周末,多次向公司討要說法未果的鄭先生和一群與其遭遇相似的維權車主來到了上海市黃浦區的理想汽車某零售中心,得到的回復仍是等總部通知,如今時間又過去了一周,維權依舊無果。

      除此之外,全國多地都爆發了理想汽車老車主因新車換代引起的維權行為,一時間理想門店遭車主聲討、開車隊拉橫幅等現象屢見不鮮。

      據鄭先生透露,他們已經在眾籌起訴,并且堅持不懈地在各個投訴平臺發起投訴,不會讓這場維權就此了結。

      2019年7月,小鵬G3第一次換代時老車主維權活動也鬧得沸沸揚揚,雖然最終小鵬汽車提出了兩種解決方案,但依舊難消部分老車主的怒火,那么這次理想汽車的“換代風波”最終會如何收場呢?

      1

      涉嫌消費欺詐?

      鄭先生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他本來是蔚來ES6車主,但因為喜歡與家人一起長途自駕游,所以又決定再購入一輛理想ONE,但沒想到剛買的新車不久就變成了舊款。

      在采訪中,鄭先生向記者出示了行駛證,發證日期標注是今年5月15日。

      “剛上牌10天新款就出來了,這讓我難以接受!编嵪壬硎,“明明買車時當面問過銷售理想什么時候出新款,銷售說今年不會出,我才決定買的!

      鄭先生指出,他是在購車時于理想汽車門店當面詢問的,也沒想過銷售的回答會有問題,所以沒有刻意錄音,但事后去找過銷售,但銷售稱他們也是在發布會前段時間才知道新車信息。

      鄭先生的遭遇并非特例,記者采訪的多位車主都遇到了同樣的問題,且事后銷售都稱其此前也沒有收到新車信息。

      “我覺得這個解釋太扯了!编嵪壬蛴浾弑硎,他認為理想汽車把老車主當“韭菜”,這勢必會造成品牌信任度的流失。

      剛買車不到3個月的張先生向記者出示了一張其與理想汽車銷售人員的微信聊天截圖,并表示,他在3月買車時,銷售謊稱免息貸款和贈送的東西都是截至當月底,催促其快速購車;另外,今年5月中旬,張先生聽說理想ONE將很快發布改款車型時,曾去質問理想汽車銷售人員,得到的答復是改款車輛價格會很高,但事實上僅高出1萬元。

      除此之外,近期,一封名為“理想ONE 2020款湖北省3-5月準車主權益維護書”在網上傳播。該維護書中提到,湖北省3月-5月購買理想ONE 2020款的車主在購買前與理想汽車店面銷售或經理再三確認,得到的答復均是2022年前絕不會有新款或改款車型上市,即使2022年以后有新款車型上市,那么老款車型軟硬件均可升級。

      最終結果卻是理想汽車在今年5月25日晚上就發布了2021款理想ONE,并在2020款的基礎上增加了60余項軟硬件升級,且只比老款貴1萬元。這些老車主抱怨道,而且理想汽車一直強調的軟硬件同步升級最新技術也做不到,新款多項關鍵性升級項,如2021款理想ONE搭載的NOA導航輔助駕駛系統的硬件和后驅動三合一電機,老車主都無法升級。

      維權書上寫道:“理想汽車這種做法實為欺詐消費者的行為,目的是讓消費者原價購買其老款汽車,原價清理已生產的2020款理想ONE汽車”!袄硐肫囈云墼p消費者的手段,侵害消費者權益以實現廠家的利益最大化”。

      除此之外,還有不少認為受到銷售欺詐的老車主還采取了聚集到理想門店和拉橫幅車隊游行的維權行為。

      2

      置換成主要訴求

      在湖北理想車主眼里,理想汽車的行為已經涉嫌銷售欺詐,其維權的訴求之一便是依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相關規定,要求理想汽車退一賠三。

      除了退一賠三的訴求外,上述車主們還提出了理想汽車致歉、給3月-5月購買2020款理想ONE的車主免費置換2021款理想ONE、免費為老車主升級所有新款升級項等訴求。

      鄭先生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其訴求沒那么多,他一方面是要求理想汽車公開道歉;另一方面是要求理想汽車為今年4月-5月提車的車主加價1萬元置換成新款車。

      “我們買造車新勢力是出于信任和情懷,如果理想汽車把顧客的信任按在地上摩擦,也不出面處理好這事,那么這事最后演變成一場品牌危機也不是不可能!编嵪壬a充道。

      對于網上所傳的老車主買車有8000元優惠、無息貸款和1萬積分的事情,鄭先生向記者證實,無息貸款確實有,但8000元的直接優惠并沒有,1萬積分(相當于1千元)也是買車時銷售向其承諾的,提完車幾天后就到賬了,與此次“換代風波”并沒有直接的關系。

      鄭先生認為,無論老款車型購買是否有優惠,這都不是理想汽車銷售隱瞞或者欺騙消費者的理由,關鍵是要把選擇權交給車主。

      另一位理想汽車車主也向記者表示,購買理想ONE的車主其實并不在乎8000元優惠款,更多的是在乎感受和體驗,以及想要購買到更好的產品。

      對于湖北理想車主要求理想汽車退一賠三的訴求,上海市海華永泰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陳元熹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在理想ONE這次事件中,如果銷售已經知曉新款信息但仍然明確表示不出新款,導致消費者基于這種虛假陳述作出購買老款的決定,可以認定是屬于欺詐行為。但是,退一賠三是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55條的規定,是懲罰性的,實踐中認定標準比較高,舉證要求相對嚴格,消費者想要據此退一賠三難度較大。

      《國際金融報》記者注意到,由于此次“換代風波”,理想汽車的投訴率也在直線拉升。在維權群中,老車主都在尋求各種投訴平臺進行投訴,如中國網汽車的近期投訴列表中,幾乎被理想汽車有關“銷售欺詐”的投訴“承包”了。

      3

      銷售:“我也無奈”

      “我能理解維權車主的難受,換成是我,剛買車一個月就變成了舊款也不好受,特別是在買的時候并不知情的情況下!币晃焕硐肫囦N售人員王石(化名)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

      王石指出,他們其實也很無奈,理想汽車對于改款車型的信息都簽了保密協議,他們也是到5月20日以后才知道!叭绻姨崆爸懒,肯定會和客戶說,畢竟對我來說客戶買新款還是舊款沒有多大差別”。

      在王石看來,理想汽車這次改款車型發布的規劃確實沒做好,要提前通知消費者,把選擇權交給消費者,這樣下來相信消費者并不會“鬧事”!皯鹇允菦]問題,但戰術上有點粗暴,理想汽車之前口碑一直不錯,但也因此口碑稍微受到了影響!

      事實上,理想汽車銷量從今年開始便開始遭遇“滑鐵盧”,在剛過去的5月份,其銷量甚至已經跌出造車新勢力前三,被哪吒汽車超越。據理想汽車官方數據,今年5月,理想汽車交付新車4323輛,同比增長101.3%,但環比卻下滑了22.95%,敗給了當月銷量4508輛的哪吒汽車,排在造車新勢力銷量榜第四名。

      在銷量增速被其他造車新勢力打敗后,理想汽車將很大希望寄托在新改款車型上。

      理想汽車聯合創始人、總裁沈亞楠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公司對新車型銷量信心十足,其稱目前新車型訂單強勁,甚至有用戶在發布會后就去參與了試駕。

      鑒于這種熱度,沈亞楠表示,預計到今年9月份能實現月銷過萬的目標。沈亞楠認為這個目標有兩個支撐點,首先是新車型競爭力強;另一方面也是因為理想汽車正在快速擴張線下渠道,目前已經有75個零售店,接下來會繼續加速布局。

      或許理想汽車也沒想到,自己寄予較大希望的改款車型會為自己招來這么大的“禍端”。

      王石向記者表示,理想汽車大部分車主還是比較理性的,只有很少一部分車主會來門店討要說法。

      對于此次“換代風波”如何解決,王石表示,他們作為一線銷售人員并沒有多大權力,此事全權交給總部處理,他們只能把車主訴求報到總部,再由總部一一對接解決。

      但鄭先生卻表示,“換代風波”發生已經三周時間,其并沒有收到理想汽車的答復,公司方面也從來沒有聯系過他。

      這也是鄭先生備感憤怒的原因之一,其指出:“我是理想車主,同時也是蔚來車主,不得不說,理想的服務跟蔚來不是一個等級!

      近期理想汽車創始人李想所有微博下基本都充斥了老車主對此次理想汽車換代不滿的留言,但李想及理想汽車方面都沒正面對此進行回應。對于如何平息此次“換代風波”的問題,截至發稿,理想汽車方面也并未向《國際金融報》記者作出回應。

      4

      同行如何平息風波

      其實,理想汽車并非首家遇到“換代風波”的車企。早在2019年7月,小鵬汽車老車主也曾因小鵬G3的改款而“暴走”。

      2018年12月12日,小鵬汽車首款產品G3車型(2019款)正式上市,但僅過了半年,小鵬汽車突然發布了小鵬G3 2020版。新款小鵬G3 NDEC最高續航從351公里增加到了520公里,裝配了全新的方形三元電池,能量密度達到了180Wh/kg的水平,同時新車還全面優化了底盤和剎車性能。而在價格上,2020款G3的紙面售價僅增長了1萬元至3萬元不等。

      不少小鵬汽車車主剛買車不到幾天就成了老款,甚至還有些車主連車都沒提到,這讓小鵬汽車老車主中爆發了大規模的維權行動。

      這場維權風波讓當時的小鵬汽車體驗中心被堵,并且嚴重影響了其銷售,小鵬汽車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銷量大跌。

      為了平息客戶的怒火,小鵬汽車CEO何小鵬一開始在微博中提出解決方案:“從即日起,3年內增換購小鵬汽車任何一款車型時,在享受擬購買新車當期所有促銷權益的基礎上,額外享受10000元的專屬補貼權益!

      但對于這個方案,絕大多數小鵬汽車車主的反饋是“毫無誠意”。

      很快,小鵬汽車迫于壓力又拿出了新的解決方案,新方案分為A、B兩個方案,車主可以二選一。方案A中,小鵬汽車將提供價值1萬元的10萬積分,可用于車輛保養、超充充電、車輛維修、兌換精品和本人及直系親屬新車增購;方案B則是提供“三年六折置換保值權”,即小鵬G3 2019款車主可以享受三年6折保值置換回購,用于補差價換購小鵬汽車,這意味著小鵬汽車對保值率進行“兜底”。

      雖然仍有部分車主對新方案不滿,但此次風波也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平息了。

      對于小鵬汽車拿出的方案,鄭先生向記者表示,如果理想汽車也提出同樣的方案,我接受不了,估計其他的車主也接受不了。

    (編輯:馮方)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京ICP備17012796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8513525309 報料郵箱(可文字、音視頻):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21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經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