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ederf"><track id="ederf"></track></dd>
  1. <legend id="ederf"></legend>
  2. 分享
    中新經緯>>產經>>正文

    不足半月價格縮水一半 來伊份醬酒遇冷

    2021-06-21 03:51:37 北京商報

      不足半月價格縮水一半 來伊份醬酒遇冷

      醬酒熱形勢下,“零食第一股”也按捺不住跨界的欲望,做起了邊喝酒邊吃零食的產品布局。北京商報記者經過數日對終端的調查發現,上海來伊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來伊份”)宣稱全渠道鋪設的醬酒產品鮮有實體店在銷售。天貓和京東來伊份旗艦店雖然有售,但不足半個月時間,其兩款醬酒產品價格卻縮水超一半,其中緣故和滋味或許只有來伊份能夠體會。對于全渠道鋪貨和終端價格體系的相關問題,記者以郵件形式采訪來伊份負責人,截至發稿尚未得到相應回復。

      價格腰斬 終端難尋

      6月20日,北京商報記者登錄天貓、京東平臺發現,來伊份旗下貴州53度醉愛紅醬香酒(500ml)在京東旗艦店的售價為499元,在天貓旗艦店的標價為499元,折后到手價429元;醉愛6號醬香酒在京東旗艦店售價699元,天貓旗艦店標價609元,折后到手價599元。

      隨后,北京商報記者致電上海來伊份線下旗艦店浦江鎮店和食品城店,發現兩家在售醉愛醬酒產品的實體店的價格也并不一致。上海浦江鎮店紅醬香酒原價399元,現價350元,6號醬香酒原價699元,現價650元;上海食品城店紅醬香酒則原價399元,現價359元,6號醬香酒則原價699元,現價659元。雖然差額不大,但是相同產品在同一個城市價格也有區別。

      上海來伊份食品城店店員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實體店并不知曉電商平臺的銷售價格,所以也不了解線上價格為什么從1199元直降到499元。

      而就在6月9日,兩款產品的電商平臺售價還分別是1199元和1299元,高力度促銷的背后隱藏著來伊份醬酒市場認可度不高的窘迫。在天貓旗艦店,紅醬香酒月銷售額僅100+,6號醬香酒甚至不足100單,而在京東旗艦店兩產品甚至只有一條評價。

      北京商報記者在天貓旗艦店看到有消費者這樣評價,“來來伊份買酒是人才,能賣酒也是奇葩”“為了提股價,這酒能賣出去嗎?反正沾酒就漲,其他無所謂”等。

      君度卓越咨詢機構董事長林楓認為,在白酒周期上行及醬酒熱背景下,來伊份旗下醬酒價格亂象從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醬酒行業的泡沫。來伊份想要通過電商平臺簡單的高價高促方式來售賣醬酒,很難真正做出醬酒的可持續和可成功。

      伴隨著終端價格猶如過山車般高低起伏不定,來伊份的醬酒產品也出現終端難尋的現象。

      與來伊份官方宣布全渠道鋪貨醬酒產品不同,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北京多家來伊份線下店均未找到醬酒產品,其中薈聚購物中心西紅門店銷售人員告訴記者,北京地區實體店不銷售醬酒,類似的情況還出現在天津、河北、廣州等地區的來伊份實體店。

      在來伊份的總部基地上海,北京商報記者就醬酒實體店的銷售情況進行了深入調查。調查結果顯示,來伊份醬酒產品在上海也沒有實現實體店全部銷售,其中上海日月光店店員稱醬酒并未在店內銷售。而當記者致電上海來伊份鳳陽路二店時,該店店員稱并不知道醉愛是來伊份的自有品牌,且很少有人購買該產品,即使有活動銷量也欠佳。

      在香頌資本董事沈萌看來,來伊份是相對傳統的零食連鎖品牌,而對于其沾“醬酒”這一舉動,來伊份自認為可以通過自己廣泛的銷售渠道去提升醬酒銷售量,但由于自身局限,銷售渠道優勢對于售賣白酒而言并不明顯!捌髽I自認為可以賣白酒,但是市場不一定會認可,對于‘一蹭就熱’的白酒概念,消費者也會產生‘審美疲勞’!鄙蛎妊a充道。

      業績困局難破

      來伊份勇當零食領域第一個“飲酒者”,但它自身業績卻持續低迷。據2016-2019年年報披露,來伊份分別實現凈利潤1.34億元、1.01億元、1026.55萬元、1000萬元,至2020年凈利潤大幅下跌728.65%至-6519萬元。

      北京商報記者發現,來伊份的醬酒產品由位于貴州省仁懷市上坪村拗口組的林河酒業代加工而成。記者通過天眼查發現,林河酒業與來伊份不存在股權關系。但天眼查客戶端顯示林河酒業存在7條自身風險、2條周邊風險及10條預警提示,其中還有因涉嫌商標侵權、虛假宣傳受到投訴。

      北京商報記者就醬酒生產規模問題通過郵件聯系林河酒業負責人詢問,但截至發稿對方并未給予回應。

      在白酒國家一級品酒師程萬松看來,來伊份之所以選擇代工廠形式是大環境所驅。在茅臺的帶動下,醬酒行業一飛沖天,但醬酒并不是解決銷售的寶典,過硬的產品品質、實惠的銷售價格才是來伊份進軍醬酒的不二法門。然而,從現在的市場情況來看,借醬酒給零食第一股增加收入恐成南柯一夢。

      北京商報記者 趙述評 實習生 王傲

    (編輯:王永樂)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京ICP備17012796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8513525309 報料郵箱(可文字、音視頻):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21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經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