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ederf"><track id="ederf"></track></dd>
  1. <legend id="ederf"></legend>
  2. 分享
    中新經緯>>財人>>正文

    獨家對話閻焱:中國經濟仍處于巨大增長期

    2021-06-25 19:38:00 中新經緯

      中新經緯客戶端6月25日電 (高鉑寧 王全寶)閻焱在北京CBD商務區高層辦公樓的辦公室墻壁上,掛著四幅畫:一幅是五六十年代北京四合院大門的油畫;一幅是電影《教父》的俄語版海報;一幅是留學期間最喜愛的美國歌手弗蘭克·辛納特拉的演出照;一幅是個人的肖像油畫。

      這四幅畫仿佛勾畫出了閻焱的性格,直爽、敢言,甚至有些孤傲!督谈浮返暮笏坪跻彩峭饨鐚τ谒癡C教父”之稱的折射。

      “我不是敢言,我只是不虛偽!辟惛煌顿Y基金創始管理合伙人閻焱在接受中新經緯“全寶對話”訪談時解釋稱。隨著對話的深入,閻焱越發流露出真誠性情,知無不言。

      賽富投資基金創始管理合伙人閻焱 受訪者供圖

      作為中國風投行業的先行者,早在1994年閻焱就進入投資圈。彼時,中國創投行業較少有人涉入,一批外國風投機構代表開始進入國內。閻焱所在的AIG基金就是外國風投機構的代表之一,可以說他不僅見證了中國創投市場的草創、“從0到1”的發展還開創了中國風投行業諸多先河。

      活躍于創投圈舞臺近三十年,閻焱進行了對北京科興、盛大網絡、中海油、完美時空、神州數碼、天下秀、每日互動、PayTM等公司的400多筆投資,他任職首席合伙人的賽富投資目前管理著總規模近600億人民幣及40億美元的投資基金。

      在進入風投行業之前,閻焱的經歷就已十分豐富。上個世紀七十年代,他下鄉當過知青,還做過排球運動員。1977年,高考恢復,閻焱以安徽省總分第二名的成績考進南京航空學院想實現他當飛行員的夢想。在大學畢業后,做了兩年的飛機設計工程師。1984年,閻焱高分考入北京大學社會學系碩士研究生,師從費孝通。1986年,他又考入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攻讀國際經濟政治學博士,畢業后在世界銀行做了研究員。

      1994年,閻焱加入AIG亞洲基礎設施投資基金,任職北亞和大中國區董事總經理,正式進入投資圈。此時,中國創投市場尚處于空白期。上世紀90年代末期,隨著中國第一批互聯網公司的創立,風險投資開始發展起來。2004年,閻焱投資盛大,造就了彼時中國最年輕首富陳天橋。在此期間,受到孫正義賞識的閻焱加盟到軟銀亞洲基金。閻焱投資的巨大收獲讓全球資本意識到中國的風險投資(VC)巨大市場。2005年,閻焱將軟銀亞洲更名軟銀賽富,從軟銀中獨立出來。

      從互聯網、移動互聯網到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中國風投行業發展了近30年,中國經濟發展紅利也得益于風投行業發展。

      “未來,5G物聯網及基因生物技術將推進整個人類社會往前走。從這個角度來講,這一切才剛剛開始!庇小癡C教父”之稱的閻焱向中新經緯“全寶對話”表示,中國經濟仍處于巨大增長期。

      以下是賽富投資基金創始管理合伙人閻焱接受“全寶對話”專訪實錄:

      “中國經濟仍處于巨大增長期”

      中新經緯:在你看來,中國投資周期現在處于什么位置?

      閻焱:過去2000年的歷史中,全世界的GDP發展幾乎是一條平線,但是蒸汽機被發明出來以后,GDP開始往上走了。到了信息時代,GDP成了一個指數曲線。未來,5G物聯網及基因生物技術將推進整個人類社會往前走。從這個角度來講,這一切才剛剛開始,中國經濟仍處于巨大增長期。

      賽富投資在中國投資這么多年了,對中國市場有幾個基本的判斷。中國作為世界上第一大人口國,經濟仍然處于大幅增長期,這可能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一次財富的創造。人口基礎再加上技術革命,會帶來很多的機會。我們也希望借助這個機會,投資一些優秀的企業,一些原創技術在國際上有立足之地的公司。不光是賺錢,同時也能夠造福社會。

      歷史上來講,中國的原創型技術是少之又少。但是隨著時間推移,再加上國際環境的變化,國內有原創技術的企業也越來越多,要求也越來越高,條件也越來越成熟。這也是我們到今天依然看好中國經濟的一個重要原因。

      中新經緯:在新冠疫情影響以及國際國內雙循環的大背景下,賽富投資的投資方向是否有做調整?

      閻焱:變化不大。不過,因為中國風險投資是伴隨著互聯網而誕生的,可能稍微有點變化在于中國前20年的互聯網發展主要關注的是To C,很少關注To B。但今后To B的機會越來越多。尤其是隨著5G的發展,這會帶動和催生物聯網的普及。在物聯網普及的條件下,作為全世界第一大生產國的中國相關投資機會增多。所以,未來在To B方面會有更多的布局。

      具體到行業,賽富投資關注的領域還是跟以前一樣,做比較傳統的風險投資,關注高科技,包括互聯網和互聯網應用、醫療健康、新材料、新能源,總之還是以新經濟為主。比如說第二第三代半導體,像碳化硅、氮化鎵等非硅半導體,F在第二、三代半導體一下子成為了熱點,實際上我們三四年前就已經開始布局投資了。

      中新經緯:那未來,傳統產業是否還值得投資?

      閻焱:傳統行業也有機會,因為人總得吃喝。但是賽富投資基本上不太接觸傳統行業,像房地產,我們都不碰。因為基金內的分工也不一樣,相對來講,作為一個以外資為主的基金,在傳統行業,賽富投資沒有什么競爭優勢。國內有很多國資背景的基金,在這些領域中間比我們有更多的競爭優勢。

      “目前中國大部分創新還是從1到N”

      中新經緯:中國大型互聯網公司的技術創新是否有在其他國家應用?

      閻焱:可能很少。目前為止,中國大部分互聯網企業技術還是學別人的多。但是,因為中國的市場比較大,所以發展得比較快。

      客觀講,中國互聯網企業也有一些商業模式的創新。比如說,微信結合了WhatsApp,Instagram和Facebook等等,可以用廣播式的朋友圈展示你的圖片,等于一個APP把所有的APP都結合起來,而且做得非常好用,所以在這方面是有自己的創新,但它只是一個改良。我們講的創新分為從0到1或從1到N的創新,目前中國大部分創新還是從1到N,從0到1的并不多。

      中新經緯:如何看待企業建立“護城河”這個概念?

      閻焱:我認為護城河就是核心競爭力,核心競爭力越強,護城河就越寬。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我來開一家咖啡店,我的咖啡就是比別人更香更好喝,排隊時間又短。別人要花兩塊錢做到的事情,我花一塊錢就行,做同樣的事情,我的效率比你高一倍,這就是我的核心競爭力。

      這種技能優勢在某種程度上會形成局部的壟斷。壟斷是商業上的賺取超額利潤的一個重要指標,它并不是不好,但是它在市場不能形成全域的壟斷。一旦形成全域的壟斷,并且有定價權,那就要打擊了。

      壟斷是否真的對國民經濟造成傷害,要看兩點:一是它是否有定價權;二是其他新生的技術和模式是否受到打擊甚至扼殺?避免“大樹下面無小草”。如果這兩點沒有的話,其實壟斷與業務規模大小沒有直接關系。

      中新經緯:如何看待當下中國互聯網企業的反壟斷?

      閻焱:通常講壟斷會導致扼殺創新,那么出現這種情況,就需要以政府的力量去反壟斷。但是有很多時候,從企業自身來講,大并不意味著就不能創新。比如說螞蟻金服,它今天可能是世界上在區塊鏈里面創新專利最多的公司。再如谷歌,它的技術創新做得非常好,比如自動駕駛和量子計算。但是谷歌并沒有去阻礙其他新技術的出現,在新技術出現以后,它還可以快速把新技術融入進來。

      “35歲以后人要對自己的面相負責”

      中新經緯:目前做風險投資,是否已經開始使用人工智能模型進行篩選?

      閻焱:可能有一些會用大數據來過濾一下,但是我還沒聽說過用人工智能做創投的。也許有一天會的,但是至少今天還沒有用在我們的投資上。

      投資中的人還是比較難判斷。我是比較相信面相的,35歲以后,人要對自己的面相負責,面相深刻地反映了一個人的內心。如果你是壞人的話,會從眼角嘴巴各個地方都會展現出來;你要是個善良的人,也會展現出來。

      如果哪一天,有計算機人像識別或者三維識別能通過大數據判斷這個人的內心是邪惡還是善良美好,我一定要在投資中去試一試。

      中新經緯:如何判斷一筆好的投資?

      閻焱:好投資的標準有兩個:一是賺不賺錢,這是第一要素;第二個是賺錢的同時是不是為社會帶來了價值。比如說太陽能公司,大家都在支持,都說這是好事。但是,他們忘了在制造太陽能光伏的電池組件,也就是硅板的時候,要耗費大量的電力。再比如說,電子煙行業也很賺錢,但是電子煙是否對社會有好處,恐怕也沒有人做過具體評估。

      中新經緯:在你看來,企業該如何體現自身的社會價值?

      閻焱:其實企業最大的社會價值就是交好稅,雇好工人,這就是企業最大的社會價值,并不需要天天去(宣傳社會責任)。作為市場主體,企業的天職是賺錢,要有盈利。如果企業沒有盈利,不能交稅,整天喊著要完成社會責任,企業反而會給社會增加巨大的負擔。

      中新經緯:企業家什么缺點你最不能接受?

      閻焱:我覺得人最不好的品質應該就是虛偽。如果是一個作假、虛偽的人,這一定是不可以合作的。但很難在第一次或者是接觸幾次的時候看出來。這需要經驗和本事。

      中新經緯:你認為投資人和企業家是什么關系?

      閻焱:我認為投資人和創業者是伙伴關系。在這個關系里,投資人應該是唱配角的,企業家應該是主角。由于職業的關系,投資人看得企業比較多,對行業了解比較全面,可能的“坑”知道得比較清楚一些。所以有時候投資人能夠提醒一下企業,不要去掉到那些大坑里去。

      人的一輩子和企業是一樣的。人在成長的過程中,都會進這樣那樣的坑,最關鍵的是,不要進大坑,進那種爬不出來的坑,那人這一輩子就完了,企業也是一樣。

      其實投資人做的是什么?比如說,投資人知道某個地方可能現金流會有什么問題,要控制好,此外就是提醒企業家盡量不要去做力不能及的事情。因為中國的企業家總體來講比較有情懷,有的時候比較好高騖遠,有的時候喜歡貪多。所以投資人的作用就在這種時候體現出來。

      所以我講,好的投資人跟企業家是搭檔關系。企業家有什么想法,來跟投資人聊天,碰撞一下,幫助企業家理清頭緒。但是一定不要本末倒置,不要以為自己是企業這個主角。如果投資方來唱主角能唱成功,你投資別人干嘛?投資自己不就得了。

      “不會投某一個網紅”

      中新經緯:你投過比較“網紅”的公司嗎?

      閻焱:我們投資了所謂的“網紅第一股”如涵控股,也就是張大奕所在的那家公司。我們是A輪投的如涵控股,所以掙到了一些錢。原本以為我們可以掙得多一點的,后來被“桃色新聞事件”干擾了。A和B打架,結果受傷的是C。

      中新經緯:當時如涵控股“桃色新聞事件”曝出后,作為投資人當時是什么心情?

      閻焱:這件事也是在網上傳出來以后,我們才知道的。私人之間感情的事,咱們外人真是不知道。我覺得,只要他們兩個之間是真心的,就祝福他們。

      但從企業的角度來講,如果說他們因為私人的關系,做了關聯交易或者做了不該做的事兒,這是不應該的。但后來企業調查也不存在這些問題。

      “桃色新聞事件”傳出來以后對股價影響非常大,從每股9塊多美元跌到了每股3塊多美元,跌了2/3,當時我們也是很心疼。但是也沒有什么補救措施,一點兒沒轍。

      中新經緯:如涵控股“桃色新聞事件”會影響你對網紅公司的投資嗎?

      閻焱:還是要看具體的案子,要看公司創始人。其實我們對網紅本身并不特別在意,公司有幾十個還是幾百個網紅,跟我們其實都關系不大,網紅就是網紅而已,在前期調查的時候都不會考慮這個事。當然,對于像張大奕這種個人占大半銷售額的情況,確實需要特別仔細地去做盡職調查。

      我們不會投某一個網紅。很簡單,因為沒有辦法規避風險。一般對于特別個人化的公司,比如說一個演員或者是一個導演辦的公司,我們一般都不會投。作為機構投資人,我們不看好或者說不看重個人的才華,這是沒辦法投的東西,風險太大。

      網紅直播帶貨作為銷售的新形式,這也是移動互聯網帶動下的新消費。但是大家一窩蜂去做這件事,可能會產生一些問題,包括虛假廣告宣傳。作為消費者,每個個體要自己做判斷。別人又沒有把你綁起來,把你口袋里的錢綁起來,成年人有自己決策的能力。

      “新能源汽車領域投資的泡沫比較大”

      中新經緯:目前,很多互聯網企業紛紛涉足新能源汽車領域,你曾對外稱造車新勢力最后只會剩下一兩家,這是基于什么判斷?

      閻焱:從歷史角度看,就是這樣。歷史往往是一面鏡子,很多時候在不斷地重演。美國當年有200多家汽車公司,最后變成三家了,F在中國,大家都在搞新能源汽車,實際上,現在新能源汽車的技術門檻變低了。一臺車幾萬個零件目前大概縮小1/10,最后拼的是什么?拼的是技術,續航能力、安全性能、自動駕駛。但是整車投資都是幾百億上千億的事,哪有那么多錢讓大家都去做?

      中新經緯:目前,新能源汽車領域領域投資存在泡沫嗎?

      閻焱:我認為,新能源汽車領域是有些泡沫的。哪個行業熱,哪個行業可能都有些泡沫,熱就是泡沫的代名詞,F在新能源汽車的初創公司還是有可能拿到大錢的,最近還有好幾家公司來忽悠我呢。

      中新經緯:目前造車新勢力的公司你最看好哪家?

      閻焱:我蠻看好特斯拉的,比亞迪也不錯。比亞迪現在是全世界最大的電動車的生產商、全世界最大的口罩生產商、全世界最大的城市懸掛交通生產商,還是全世界第二大的手機和PAD的代工商。我去比亞迪開了它的車,感覺不錯。

      “北京文化股東糾紛對小股東影響還是蠻大”

      中新經緯:今年以來,北京文化關注度比較高。當初你是如何投了這家公司的?

      閻焱:之前,我們并不是直接投資北京文化。我們投的另外一家公司,后來這家公司并到北京文化里面。當時是拿了一半的現金,一半的股票,所以我們是比較小的股東。

      北京文化一直做得不錯的,對于影片的選擇、制作、發行能力都非常強。這幾年很多好電影都是北京文化做的,從吳京演的《戰狼》到最近的《你好,李煥英》都是它們主發的也是主投的,它比較適合中國的觀念,適合中國的口碑。這方面把握的挺好的。

      最近,北京文化出現的股東糾紛對小股東的影響還是蠻大的。因為這兩邊我們都熟,所以跟他們兩邊都去做了工作,但是我們小股東也控制不了公司。

      希望能盡快解決吧!這種狀況對誰都不好。過去幾年,北京文化的收入和出品質量是比較好的,票房都是一個接一個的爆發,股東之間鬧糾紛,真是太可惜了。

      中新經緯:你曾投資了疫苗企業北京科興。當時和他們是怎樣接觸的?

      閻焱:北京科興我們已經投了大概八九年了,我們是第一大股東。北京科興是中國最好的疫苗公司之一,考慮到整體的研發能力和生產能力,我們還是非?春每婆d的。

      這次疫情期間也成就了我們旗下的幾家明星企業。除了科興之外,我們還有一家做檢測的企業卡尤迪,技術水平很高。用唾液檢測30分鐘就能出結果,準確率96%以上。美國雅培也出了類似產品,檢測時間也是30分鐘,但是準確率比我們低。所以疫情期間,在技術上有真材實學的公司也是大放異彩。

      “投資人職業鄙視鏈經歷了一條曲線”

      中新經緯:在你看來,做投資人處在職業鄙視鏈的什么位置?

      閻焱:投資人在職業鄙視鏈的位置經歷了一條曲線,很有意思。

      最早,大家不知道什么叫投資人,也不知道什么叫VC,當時社會稱我們為“皮包公司”。那時候投資人是鄙視鏈的最下端,到了零幾年互聯網泡沫破滅以后,從05年到15年,投資職業逐漸受到尊重和吹捧。但2015年以后,在創新創業的背景下,社會上涌現出了大量“投資人”,投資人的含金量開始變得比較低了。不過,我覺得現在這還是一個年輕人比較向往的工作,一來投資人是甲方,二來待遇比較好,更重要的是它能接觸到最新的科技和公司。

      中新經緯:一個優秀的投資人應該是什么樣的?

      閻焱:要做投資人,很重要的一點是智商要高。這個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傻子持續不斷地去賺聰明人的錢?不可能的。投資是個理性的、充滿了思考和鉆研的東西,投資的回報與看問題的深度成正比。

      如果人云亦云,大概只會有平均收入。所以要做一個好的投資人,至少對這個行業的了解要比大多數人要更深刻一些。怎么才做到這點,肯定是智商要比較高,另外也比較勤奮,不能“躺平”。這個行業需要非常努力,競爭也非常激烈。

      從心態上來說,做投資人應該要有感恩之心。因為,投資者憑什么把幾百億上千億的錢交給你管?就是因為對你的信任。你的收入還那么高,投得不好,虧的還都是別人的錢,這世界上還有什么比這更好的事兒?所以你要再不去努力,再不去感恩的話,可能會被投資者所唾棄。

      從知識層面來說,做好投資需要至少四個方面有儲備:一是專業知識。要懂財務會做模型,要看懂財務報表;二是行業知識。如果你對半導體一竅不通,你怎么投半導體?所以要有行業知識,也叫產業領域知識;三是管理知識。你到企業去訪談半小時,你要知道這個企業到底有什么毛病,是銷售問題、廣告問題、品牌問題還是存貨問題、供應鏈問題、現金流問題;四是人際交往的技能問題。一家好的公司會有七八家投資公司去看,人家為什么要你的錢?為什么要把公司的問題跟你講?你得能跟別人交流,要有同理心。

      我認為,優秀投資人至少得具備這四方面的知識和技能,除了專業知識可以在學校里學,其他條件都要在社會上去學習和積累。所以,投資也是一個活到老學到老的事兒。

      中新經緯:做投資也是在創業。在你看來,什么樣的人適合創業呢?

      閻焱:我覺得大部分人不適合去做創業,也不會成功。少量創業成功的人是比較有悟性、有同理心的人。

      近幾年,大家都慢慢地意識到這一點了。所以說,經歷市場波動是有好處的。包括二級市場也是這樣,前些年中國人都炒股,現在炒股的人越來越少,慢慢知道買股票是專業的事。其實做投資也是一樣,需要相當強的快速學習能力,還要有敬業精神。

      各種投資理論書本上都有,看上去很簡單。好比人生哲理,看起來也蠻簡單的,難在什么?難在堅持去做。常說,做人要厚道、做人要誠實,這也不是什么大道理,但是真正能一輩子做到誠實的人非常之少。

      做投資也是一樣,很多時候特別容易犯的錯誤,就是在基本原則上犯錯誤。投資一家高科技企業比投一個農業企業要難多了,但是,我們在農業領域投資“翻車”的案例比比皆是,往往那些技術含量低的領域,容易忘記投資最基本的東西。不是思維簡單,就是管理跟不上去。

      “未來房地產投資要小心”

      中新經緯:當下,在個人理財方面,你建議該如何配置資產?

      閻焱:這件事可能是見仁見智。但是,大部分資產還是要配置在有流動性的領域,另外一小部分資產要配置在抗通脹、抗風險的領域,比如說風險投資,像優質公司的股票,過去是買房子、買黃金。

      從房地產投資來看,過去15年,國內主要城市的房價都大概漲了10倍以上,這在人類歷史上沒有過。但是往后是不是還漲10倍?大概率不會再漲這么多了,因為房價已經脫離了目前大部分人的支付能力,一旦脫離太久以后,它一定會做修正的。此外還有一個靴子沒落地,就是房地產稅。所以,未來房地產作為投資的手段,可能要小心。

      再看,黃金投資,美元和黃金脫鉤以后,黃金其實是無所作為。那數字資產是不是值得去投?我覺得,作為一類資產配置的話是值得去做的,但是不適合一般的老百姓。

      “年輕人比我們當時的機會多,但努力比我們那時候要少”

      中新經緯:你的個人經歷中有什么重要的人生轉折點?

      閻焱:主觀上來講,我沒有特別想抓住什么機會改變人生,更多的是隨大流,F在再回顧,我覺得自己確實比較幸運。

      1975年我去插隊后不久,開始恢復高考。在農村的日子太苦了,不愿意待,所以希望能到城里去讀大學。那時候感覺大家都去考試,我也去考了一下,參加了1977年高考,然后就考上了。

      從學航空飛機設計再到北大讀社會學,這是由我自己選擇的。因為畢業以后在工廠工作,想做點什么事,都得一層層報上去,當時我覺得好像還是當官好,能做好自己想做的事,就想考北大,讀社會學出來,弄個市長縣長干干。但實際上完全不是這么回事。到了八幾年,看別人考了托福去留學,我也考了一個,然后又考上了普林斯頓大學。

      到了美國,我又改學經濟金融了,后來進了金融公司,做投資人,又趕上中國互聯網全程的發展,趕上了非常幸運的事和勢。

      這些事有多少是與我個人的努力有關,有多少是與時代大潮流有關?我總覺得,在時代潮流面前,個人的努力是特別小的。假如說我的努力和潮流的方向相反,我一定會被洪水給沖得稀里嘩啦。講句真心話,我是非常感恩的。

      所以,從我個人的經歷出發,我體會到要順勢而為。投資也是一樣,要騎大勢,F在我也跟我們同事講,投資一定要看大勢,比如說現在的半導體。我們最好能在大趨勢還沒有起來的時候就看到它,那就會有超過市場均值的回報。

      中新經緯:你個人經歷是順應時代發展。對于現在的年輕人來說還有什么機會可以把握的?

      閻焱:現在的年輕人比我們當時的機會更多了,但是努力的人比我們那時候要少。

      常說77、78級大學生都特別努力,為什么?因為我們在農村里待過以后,特別珍惜自己的機會。能夠從農村到大學,我們每個人都非常感恩,非常珍惜。我記得,我75年插秧割稻,累得腰都快折了,一年就掙了2毛7分錢,還落下了頸椎的毛病,F在跟別人講,他們絕對不會相信一年勞作掙2毛7分錢?赡墁F在的年輕人沒有吃過那么多苦,現在都營養過剩、食物浪費,但我們那時候吃不飽是常態。

      我覺得,現在很少看到年輕人比我們那時候更努力,可能是因為生活對這代人來說太容易了。其實今天中國的空間比我們那時候大得多,所以如果你真正喜歡什么東西,去努力的話,一定會比目前狀態要好。年輕人現在有選擇的自由,但是他們最大的苦惱是不知道該選什么,我們那時候沒有選擇。

      我做過很多種工作,當過農民,做過工人,做過運動員,做過政府官員,也做過學者。當時,我不知道我最喜歡什么,但是我知道哪些東西我不喜歡。接觸到投資行業的時候,我當時就覺得,這是上天為我造的職業,太適合我了,所以我做了30年投資,依然樂此不疲,依然跟年輕人一樣,每天早上到辦公室來。很晚才回家我都覺得很快樂,很享受,也不覺得累。

      做投資是回報非常高的職業,有精神上的回報,有財務上的回報,有被人尊敬的回報。人生中擁有這么多東西,你還想要什么?否則,那就有點不知足了。(中新經緯APP)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編輯:董文博)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京ICP備17012796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8513525309 報料郵箱(可文字、音視頻):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21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經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